你面包里是不是放了鸦片

作者: 优文摘 分类: 意林杂志 发布时间: 2020-12-29 00:00

  去年十一月,在台北诚品书店《云去云来》新书发布会的后台,发现两个大面包在化妆桌上,那面包圆圆大大膨膨的。“哇!看起来就知道很好吃!”饿了许多天的我眼睛发亮地惊呼。周围的人异口同声地说:“这是吴宝春面包,他在巴黎得到世界面包赛冠军。”我掰开来,一股新鲜面包的香气扑鼻而来,我剥一小块往嘴里放,便不由自主地一口接一口地吃将起来,好友Amy见我没有停的意思,马上叫停,请人把面包收起来,她怕我之前为了上台辛苦瘦身,到最后一秒前功尽弃。
  
  回港时带了十个大面包分送给朋友,自己每天早起、睡前和下午茶都吃几块。记得女儿小时候最爱听我讲的儿童故事《一片比萨一块钱》:“有钱的朱富比,爱好吃蛋糕。他请司机买两块好吃的蛋糕,司机拿起蛋糕,整块塞进口,口水还没流,已经吞到胃里头。朱富比摇摇头,他说:‘这么好的蛋糕,这样吃法太不礼貌。应该先用眼睛欣赏它的外形。然后用鼻子,细细把香味闻闻。最后才送入口中,用牙齿、舌头来品味它的生命……’”我就是这样对待吴宝春面包。从来不爱麻烦人的我,居然为了面包去麻烦时报出版社总经理,帮我寄了三箱二十几个到香港,心想,哪天见到吴宝春,一定要开他玩笑:“你面包里是不是放了鸦片?”
  
  二月三日到台湾一天,特别请朋友接机时带两个吴宝春面包,我从桃园一路吃到台北。朋友见我这么爱吃,拨了个电话给吴宝春,原来他们认识的,没想到第二天他竟亲自带了三个大纸箱,里面装满桂圆核桃包、巨型的葡萄蛋糕和凤梨酥来跟我共进午餐。
  
  吴宝春个子不高、瘦瘦小小,一身轻便装,带着几分腼腆,四十多岁的人,看起来三十出头。席间他说识字不多,是在服兵役期间朋友教他的,这倒令我讶异。最让我动容的是他说:“我十七岁时站在中正纪念堂,遥望着‘总统府’。当时想着里面住着谁啊,里面长什么样子呢?而且有这么多宪兵在看守,好威风哦。好想进去看看哦。但是,那地方不是我们这种人可以进去的,永远不可能。吴宝春你别妄想了。”之后他又说:“多年后我从‘总统府’三楼望向中正纪念堂,当时心情五味杂陈,觉得很不可思议,我居然做到了,好像在做梦一样,我看见十七岁的吴宝春。”我问他为什么到“总统府”,原来他得了世界面包大师赛的冠军,马英九召见他。
  
  临别上车前,一路走他一路说:“所以有今天全是因为对妈妈的爱。”我好奇地问妈妈给了他什么样的爱。他简单地说:“不怨天尤人,不放弃我们。”
  
  回家翻看他送我的《柔软成就不凡》,对他有了更深入的了解。他母亲虽然个子瘦小,却用劳力在凤梨田里工作,还要到餐厅兼差养育一家人。为了减轻母亲的负担,想让她过上好日子,吴宝春十七岁就到台北做学徒,在当兵生涯的两年中,朋友教他认字读书,因此让他的人生更上一层楼。
  
  吴宝春一路走来,一步一个脚印从台湾冲出亚洲再到欧洲,一次次的比赛中,深刻地体会到──“只要肯努力,没有事情做不到。”
  
  我跟他说:“我最爱吃桂圆干,可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桂圆干,润润的,一点都不干。”
  
  “我挑选来自台南县东山乡的古法烟熏龙眼干,由老农睡在土窑边严控窑火,六天五夜不熄火,以手工不断翻焙,每九斤龙眼才能制成一斤,所以很甜,是以木材熏烤的独特香气的正宗台湾龙眼干。”
  
  “你的面包太好吃了!”
  
  “当你把爱、怀念揉进面团,发酵完再烤后,别人是能够品尝出爱的味道的。这是我怀念妈妈,用妈妈的爱做成的面包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