削杖与烹鸽

作者: 优文摘 分类: 意林杂志 发布时间: 2020-12-31 10:00

  《桂苑丛谈》中有这样一个故事:唐朝时,润州甘露寺有一位僧人道行很高,在江左一带颇有名望。宰相李德裕查访江左期间,经常与他结伴同游。卸任返京时,李德裕将一根方竹手杖留赠给高僧作纪念。这种方竹产自大宛国,坚实而正方,节眼须牙,四面相对而生,实为稀有之品,是李德裕的一件珍爱之物。李德裕再来时,这位高僧还健在。李德裕问他:“从前我送给你的那根方竹杖还在不在?”僧人回答说:“还在。贫僧已将它削圆了,并且涂上一层油漆。”李德裕听后惋惜了一整天。
  
  这让我想到了《聊斋志异》中的《鸽异》:邹平县张幼量养鸽成癖。一次,他父亲的好友某公向他问到鸽子的事情。他想,这位达官一定喜欢鸽子,想送他几只,心里又实在舍不得。思虑了好久,认为是长辈所求,不能违了他的意,又不敢以平常的鸽子相送,便选了两只珍贵的白鸽,割爱相赠,自以为千金相送也不过如此。数日之后见到某公,某公并无一句感谢的话。张公子心中实在放不下,便问二鸽好不好,某公答道:“倒也肥美。”张惊呼:“你把它们烹吃了!那可是稀有的珍种啊!”某公回味一下,淡淡地说:“味道也无什么特殊的地方!”张公子叹恨不已,悻悻而归。
  
  杖非凡品,鸽本异种,竟荼毒若此,令人扼腕!可又怨得了谁呢?俗话说,天才放错了地方就是垃圾。冯唐易老,李广难封,时耶?命耶?明珠暗投,徒兴邹阳之叹;广陵散尽,益增嵇康之悲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