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朋友瘦掉了

作者: 优文摘 分类: 意林杂志 发布时间: 2021-01-01 00:00

  我的朋友瘦掉了。我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  
  我想了很多方法来挽救我们的友谊,我试着在她只吃一个苹果的夜晚给她带热腾腾的夜宵,她不吃,我只好自己吃了。
  
  我又试着在她面前响亮地吃饭,把一碗面条吃成一管永远擤不完的鼻涕,吃完吧唧吧唧嘴,打一个伟大的嗝,对食物发表五分钟的夸赞,但她还是不为所动,吃完一小钵燕麦糊糊就去洗碗了。
  
  我还试过对她现有的体形表示极为恳切的赞赏:“我觉得你现在这样挺好的,再瘦下去就没了!”在暂时不能阻止她瘦的情况下,我只能尝试着先阻止她继续瘦了。但是你知道的,女人!八十斤的时候也觉得自己多长了块肉的。她说哪有,你看我腿这么粗!每天跑十公里,只吃一指甲盖的东西,身上的肉像鳞片一样掉下来,我路过的时候跌了一跤,结果那些肉就全粘到我身上了!
  
  两个人的体重不在一个数量级,还怎么做朋友?跷跷板都玩不了的。
  
  我以前有过一个朋友,三十五公斤,我们逛街回来看到一条跷跷板,她坐上去,招呼我去玩,我一屁股下去,她飞上天啦,很多年过去了还没有落下来,征途大概是星辰大海。我现在的这个瘦了的朋友,啊,她叫大玛瑙,全名刘玛瑙,跟我是很好的朋友。因为我们俩一般高,而她一直比我重十斤,我一百斤她一百一十斤,我一百一十斤她一百二十斤,现在我一百二十斤了,她背叛了我们之间心照不宣的约定,瘦到一百零几斤去了!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现在倒是又买了一个小人儿在扎,但是好像还没有什么效果。
  
  她不仅瘦了,最近还开始化妆了,坐在桌子前描眉抹粉,我躺在床上,一面抠痘一面往她身上弹,她转过来看我,哎呀,是比以前好看了,我的痘粘在她脖子上,都显得亮晶晶的。
  
  不止这样,我觉得她的魂也慢慢走了。以前天热的时候,我们站在垃圾桶边上吃冰棍,我吃一支巧克力奶油的冰淇淋,淋淋漓漓滴下来,下面聚着一群蚂蚁,延颈鹤望。她吃棒棒冰,不同口味的两根,拿在一起折,啪嗒一下,非常英气,还要分给我半根。
  
  对面路过漂亮的男孩子的时候,我们会推一推眼镜,吹一两个虚弱的口哨,试图用20世纪90年代的方式吊人家的膀子,但人家理也不理我们,继续讨论他们重要的人生课题:“最近皮肤好差哦,周末去做SPA,你去不去?”“哎,我周末准备去买衣服……”
  
 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,她上网球课的时候,有男生向她吹口哨了!我看见了的。她有点窘迫又有点高兴的样子,虽然没有理他们。
  
  她甚至把微博名从“酱油刘大姐”改成了“打酱油小姐”。
  
  我觉得问题实在有点严重了。我的大玛瑙,可能就要这样瘦得没有掉了。只留下一具七八十斤的干瘪的肉体,擅长自拍和转发星座密语,又漂亮又无聊。虽然老实说,我也想变成那样。
  
  但现在的问题是,瘦掉的是大玛瑙。她把我一个人胖胖地扔在后面了。啊,还有什么比朋友瘦了但我没有更加痛苦的事?没有办法了,我也只好努力瘦瘦看。
  
  可是变瘦好难啊。我一站到塑胶跑道前,腿就软了。跑起来更加痛苦,胸要炸了,脂肪喷前面慢跑的老大妈一身,她回家刮一刮,炒了一个青菜一个火腿,剩下的冻到冰箱里。我只好先走走看。走了五圈,好累好累,我赶紧去买了罐可乐,咕咚咕咚喝下去,在床上躺了三个小时。
  
  大玛瑙跑完十公里,回到寝室兴奋地跟我讲,她要参加马拉松大赛。那要是这样才能瘦的话我瘦不了了。大玛瑙瘦掉以后,很快就交了男朋友。我看到了,所幸是不好看的。
  
  后来当然我也就没见过大玛瑙了,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干什么。我想,我的下一个朋友,可万万不能再这样子瘦掉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