抹上鸟粪变美人

作者: 优文摘 分类: 意林杂志 发布时间: 2021-01-02 00:00

  《广告狂人》的男主唐·德雷柏有句台词,他说:“广告推销的不是商品,而是梦想。”它让人误以为只要得到某种商品,就能过上自己梦想中的生活。美容品广告里风风火火的女白领,回到家甩掉高跟鞋敷上张面膜,于是容光焕发,喧闹的世界也瞬间清静了。然而,现实中爱美的女人,既不会被轻松享受吸引,也不会被动刀动针吓退,多年追求“有效美容”的“猛”女还会有种执念,她们信奉“吃得苦中苦,方得美中美”,越稀奇古怪的方子越能让自己变美人,比如,贝嫂前几年一直盛赞的美容霜里放的就是夜莺便便。
  
  据说夜莺便便的秘方最早来源于日本艺伎界,后传到美国曼哈顿的高级美容院,在贵妇圈大受欢迎,由此又延伸出便便提炼的乳霜和面膜。名为“艺伎美颜”的便便敷脸服务每50分钟收费180美元,顶掉小半双能穿N次的莫罗·伯拉尼克女鞋,据说效果超值,鸟粪里含有的尿素和天然酵素能消炎祛痘,帮皮肤恢复天然的生气。追根溯源,夜莺便便为何受宠,因为艺伎们整天用含铅白的妆粉涂脸涂脖子,时间一久便一副病相,后来发现夜莺粪能让皮肤重新变软回复弹性,又可净白,这便成了艺伎界流传的养颜宝贝。夜莺粪珍贵难得,价格昂贵,小说《艺伎回忆录》里,花魁初桃给小百合展示自己化妆的秘密,因为放了夜莺粪的乳霜昂贵,也只是轻轻用了点在眼周和嘴角。不过无论《艺伎回忆录》还是曼哈顿美容院,或是贝嫂“代言”,都多少带着蠢萌的猎奇感,夜莺在日本本土到底红吗?难说。再说贝嫂作为一个长年黑黝黝的酷女人,用主攻净白的夜莺粪不是瞎凑热闹吗?
  
  为了成美人,女人们花样百出,好时髦的金·卡戴珊曾在真人秀上直播了接受“吸血鬼”美容治疗的全过程。所谓“吸血鬼”,就是用一只大针管从胳膊上抽出大量血液,从里面分离出血小板,再在血小板里掺和上一种再生因子注入脸部,以此提拉整形。这需要用针灸一样的小针头在脸上刺出密密麻麻的小洞让血渗进去,因此真人秀的直播全程就是——卡戴珊哭喊加一脸血。有些人去找小动物吸血,最有名的是水蛭疗法,就是找一些蚂蟥在你脸上爬呀爬,边吸血边帮你搞掉各种瘢痕,促进健康血循环,这叫排毒。也有不必吸血,光是爬来爬去就能“美肤”的小动物,比如蜗牛。蜗牛的黏液这两年非常走红,但一些美容院认为让它们活生生地在脸上爬要更好,日本有美容院提供这项目,标价是爬五分钟一万日元。
  
  慈禧太后爱美尽人皆知,她的女官德龄郡主写《御香缥缈录》,就说老佛爷有个金柄玉石“擀面杖”,每天用来擀脸,美容效果特好。虽然此说真伪难辨,不过慈禧有种常用化妆品叫玉容散,配方为白丁香、鹰条白和鸽条白。何为鹰条?就是老鹰撇的条喽!何为鸽条?就是鸽子撇的条喽!这便又让人想起《艺伎回忆录》里用夜莺条涂眼睛的初桃小姐了。《艺伎回忆录》是本卷发高鼻外国男人所写的书,讨厌之处很多,但初桃化妆时跟小百合说的话却令我难忘——
  
  “知道我为什么让你看我化妆吗?”初桃问。
  
  “这样我就能知道您是如何化妆的了。”小百合说。
  
  “老天啊,错!我向你展示它们,是为了让你明白,世上没有什么神秘的东西。你真是可怜啊!因为这意味着,单靠化妆,是不能把可怜的你变成美人的。”
  
  哎哟,每次想起这话,一样可怜的我,心就被戳中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