救命的风度

作者: 优文摘 分类: 意林杂志 发布时间: 2021-01-27 20:00

  唐贞元十六年(800年),徐泗濠节度使张建封病危。濠州刺史杜兼闻讯立刻赶了过来,他倒不是因为和张建封有多深的感情,而是看中了他的职位。在唐朝末期,藩镇的节度使之职多是谁抢到手是谁的,然后再要一道朝廷的任命罢了。正当他假惺惺地抹着眼泪时,有一个人一把拉住了他,他吓了一跳,定睛一看,是张建封手下的从事李藩。
  
  只见李藩面色严肃,厉声说道:“张仆射的疾病危险到如此地步,你应当留在濠州,防止意外,现在你却丢开州城,来到这里,你打算干什么呢?你最好赶快离开,否则我准会参奏你的。”
  
  杜兼突然被人点中了心事,内心惶恐不安,一句话也没敢说就回去了。
  
  杜兼这个人按史书中的描述,“性浮险,尚豪侈”,生性狡黠阴险,强悍残忍,被李藩半路上打扰了美梦,他越想越不是滋味,于是拿起笔,给皇帝写了一个奏折,意思说李藩在张建封去世之际散布谣言,动摇军心。果然,唐德宗闻报大怒,而且马上暗中给淮南节度使杜佑下了一道诏书,命令他杀掉李藩。
  
  杜佑接到诏书,很是不忍,因为他素来器重李藩,特别欣赏他的风度。李藩出生于官宦之家,年轻时就恬淡文雅,喜欢读书,注重修身。父亲死时,给他留下了丰厚的家底,然而他从不以钱财为意,经常拿钱资助别人,弄得没几年他也变成穷人了。到四十多岁李藩还没有出仕做官,家里只出不入,吃饭都成了问题,妻子儿女都埋怨他,他却泰然自若。
  
  犹豫了十多天后,杜佑命人把李藩叫来,与他谈论起佛家经典。杜佑说:“佛家讲究因果报应,有这回事吗?”李藩回答说:“有这回事。”杜佑顺坡下驴,说道:“假如确实如此,你遇到事情最好不要恐慌。”说完,他从怀里掏出了皇帝的诏书。
  
  李藩看罢诏书,神情颜色一点也没有改变,他从容地说:“这是真正的报应啊。”
  
  杜佑暗暗称赞李藩的气度,嘱咐说:“你小心别说出去,我已经秘密上奏陈述此事,用我一家百口来担保你。”
  
  虽然有杜佑的担保,德宗皇帝仍然不放心,下令传召李藩来长安。结果当他看到李藩安闲优雅的神态时,一下子就服了,说:“这怎么会是作恶的人呢!”不仅没有处罚他,还直接把他留在了身边,当起了秘书郎。
  
  成了皇帝身边的人,李藩并没有一点得意之色,而是一如既往地按照自己的准则行事,甚至皇帝做错了事,他也敢纠正。
  
  当时河东节度使王锷花费数千万钱贿赂权贵宠臣,请求兼任宰相。那时官帽子满天飞,不少节度使都挂名“同平章事”,享受个宰相的虚名,面子上好看而已。
  
  有一天,李藩与中书舍人权德舆在中书省值班,突然接到皇帝的密旨,上面写道:“王锷可以兼任宰相,立即草拟诏书报来。”李藩早就知道王锷买官的事,他拿起笔来,在诏书上涂掉了“兼任宰相”等字,上奏意见写道:“不可。”
  
  权德舆一见,大惊失色,连忙说:“纵然认为不可,也应该另外写奏章,怎能用笔涂改诏书呢?”
  
  李藩说:“事出紧急。一旦敕书发出,就不能收回了。太阳要落山了,我们哪有足够的时间反对它呢?”
  
  因为李藩的反对,德宗只好把这事搁置起来,王锷的宰相梦成了一枕黄粱。
  
  唐宪宗元和年间,李藩被任命为宰相,原因是历史上著名宰相裴珀的大力举荐,理由是李藩“有宰相的器度”。李藩因此登上了政治生涯的顶峰。
  
  因为风度翩翩而因祸得福,李藩看来真是太幸运了,其实未必尽然。风度是一种内心的平和,也是一种对品格的坚守。如果世间真的有因果报应的话,李藩带给我们的,是一种令人无比温暖的正能量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